位置:首页 > 女性 >

上海莱士等多个药企股价闪崩

作者: | 发布时间:2018-12-13 10


创意图片/新京报记者 王远征

  业内人士认为,与带量采购药品降价超预期影响大盘及个别企业自身问题有关

  自12月6日传出“4+7”城市药品带量采购结果以来,因拟中选药品降价幅度超市场预期,医药股集体跳水,多个行业龙头企业如恒瑞医药、复星医药、乐普医疗等股价连续大幅下跌。

  在医药股大盘整体低迷的情况下,还有一些上市药企,如上海莱士、海正药业等股价闪崩。其中,今年炒股巨亏的上海莱士,尽管抛出近400亿元的重组预案,但仍未挽回投资者信心,自12月7日复牌以来,股价连续十个跌停。

  上海莱士

  控股股东高质押爆仓风险显露

  跌落神坛的“股神”上海莱士今年风波不断。在炒股亏损13亿元之后,停牌183天的上海莱士带着中国医药史上最大并购重组预案复牌,股价连续10个交易日跌停,跌幅达64.04%,市值蒸发逾600亿元。12月21日尽管“援军”出现,打开跌停板,但12月24日股价再次下跌7.98%,以6.46元/股收盘。12月24日,上海莱士回复新京报记者称,公司复牌后虽股价波动较大,但主要受到包括公司基本面变化、行业环境以及A股市场波动在内的多重因素影响。

  股价持续下跌,暴露了上海莱士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高比例质押的风险。据上海莱士发布的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18日,莱士中国及其一致行动人深圳莱士共持有上海莱士股份1737239166股,合计质押所持有的上海莱士股份1728216800股,占其所持上海莱士股份的99.48%,占上海莱士目前总股本的34.74%。

  截至12月20日,科瑞天诚及其一致行动人科瑞集团、科瑞金鼎合计质押所持有的上海莱士股份1745085148股,占其所持上海莱士股份的96.01%,占上海莱士目前总股本的35.08%。

  随着股价的连续跌停,截至12月21日,因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逾期构成违约,上述两大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质押的股份累计被动减持共计约2798.20万股。

  益学投资金融研究院院长张翠霞指出,上海莱士选择此时复牌,与证监会发布《关于完善上市公司股票停复牌制度的指导意见》有直接相关性。上海莱士在众多利空风险的冲击下复牌,加之此前炒股巨亏,复牌后出现了十个跌停板的风险释放,公司控股股东高比例质押的风险隐忧被引爆。

  近400亿并购案市场并不买账

  11月22日晚间,上海莱士宣布拟以巨资收购天诚国际100%股权,其下属核心资产为英国BPL公司及天诚德国全资子公司德国Biotest。后上海莱士决定放弃收购BPL,继续收购Biotest。同时拟向西班牙公司基立福发行股份,以换取其全资子公司GDS的100%股份,引进国际血液制品行业龙头基立福作为上海莱士重要战略股东。天诚德国100%股权和GDS100%股权的交易作价总额约为391亿元。

  上海莱士第三季度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14.09亿元,同比减少3.99%;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亏损12.93亿元,同比下滑237.51%。而净利润亏损主要原因是炒股出现巨亏。

  有业内人士指出,在炒股巨亏等负面影响下,上海莱士近400亿元的收购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值得注意的是,上海莱士最新一期的资产总额为115.52亿元,账上货币资金为8.68亿元,与391亿元的收购金额相比还有很大距离。对此,上海莱士表示,公司拟向不超过10名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配套资金,募集配套资金总额不超过30亿元,发行股份数量不超过本次发行前总股本的20%,即994924419股。

  “姑且不说管理层能否批复,关键在于是否有足够资金来推动。如果没有对应的资金规模方进行承接或者自己没有对应的资金额度,就属于所谓的提升股价回升的噱头。”张翠霞指出,该重组预案超出预期太多,加上目前对资产重组的审核日趋严格,尤其还有议价、商誉减值风险等问题,再加上经营不善,如此大规模的资产重组的预案,反而让大家有疑虑。

  近期股价闪崩的上市药企

  通化金马

  重大资产重组未能获得通过

  12月17日,股价大涨的通化金马以9.10元/股收盘,12月18日开始,股价出现下滑。12月19日,通化金马因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事项而停牌。12月20日,通化金马股价开盘即一字跌停,被封在了7.92元/股。12月21日,公司股价又一次以7.14元/股低开,当日跌幅8.71%,登上龙虎榜。

  2018年5月,通化金马拟收购七煤医院、双矿医院、鸡矿医院、鹤矿医院、鹤康肿瘤医院等五家医院各84.14%股权。标的资产整体作价21.91亿元,公司拟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6.9亿元。尽管此次以失败告终,但通化金马表示,本次重组的标的资产盈利质量较好,公司拟继续推进重组,具体方案待公司董事会研究确定。

  乐普医疗

  4+7试点城市带量采购落榜

  自12月6日传出“4+7”城市药品带量采购预中标结果开始,乐普医疗股价闪崩,连续三日跌停后,股价继续一路下跌。从12月6日32.95元/股的开盘价,一直跌至12月21日的20.38元/股。乐普医疗认为,股价异动是由于“4+7”城市药品带量采购未中标所致。

  作为心血管领域领军企业,乐普医疗此次有阿托伐他汀钙片剂及硫酸氢氯吡格雷这两款产品参与竞标。这两款产品2017年在“4+7”城市实现营收共计8084万元,在11个城市医疗机构销售占总收入4.64%。

  尽管未中标集采部分,但乐普医疗表示,公司在11个城市之外的区域市场占有率很低,存在继续增长的空间,仍有机会竞争剩余50%的市场。

  海正药业

  信披违规等负面新闻缠身

  明星医药股海正药业也未能幸免。12月6日开始,海正药业开启股价下跌模式,从开盘12.47元/股跌至12月21日的8.65元/股。与其今年5月的最高价17.75元/股相比,目前的股价已然是腰斩。

  海正药业三季报显示,尽管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11.36万元,同比增长39.19%,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却是亏损1.09亿元,同比减少514.44%。

  今年11月8日,海正药业董事长白骅辞职。12月4日,上交所发布监管信息称,因存在业绩公告不准确,重大信息披露不及时等违规行为,对时任董事长白骅以及时任董事、副总裁等进行通报批评,上市公司信誉受损,对投资者预期及决策产生重大影响。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卡拉